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阳宗海砷污染案 负责人被控犯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图)

2009/4/15/09:43 来源:云南网

   

锦业公司员工在庭外等待审判结果

锦业公司员工在庭外等待审判结果

点击此处查看更多精彩新闻

   【慧聪化工网】昨日,澄江县城气温有25摄氏度,热辣的太阳烤着大地。上午8时许,离预先通知的庭审时间还有半小时,不少群众已经聚拢在澄江县法院院内。没有横幅、没有躁动,出乎意料的平静。人们互相打量着、窃窃私语着,一有陌生面孔出现,他们瞬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时间慢慢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在等候中渐渐放下了戒备心理。记者走访发现,昨日庭外守候的大部分人都是冲着一个人来的。“我们就想见他一面。”说这话的,是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妇女,他们一行8人开庭前一夜专程从弥勒赶到澄江,为的是想见一面昔日的同窗锦业公司老大——李大宏。

    在等候人群中,一个孤独站立的青年男子和窃窃私语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面对记者开门见山的提问,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选择回避,“我是马德芳的家人”。当“被问责干部26名中的澄江县原环保局局长马德芳”在记者脑海中闪过后,一个疑问浮出脑海:“本案双方都不是马家的利害关系人,为什么他的家人会出现?”这名男子低声告诉记者,自己的哥哥才就任环保局长不到半年就进了看守所,家里年迈的父母想不通。最关键的是,家人还不知道怎么回答马德芳年仅4岁的女儿“爸爸到哪里去了”的追问。

   11时40分许,人群忽然骚动起来,在法警的一再维持下,开始形成一个狭窄过道。直至押解的车辆在20多分钟后驶离,不少人还在挥手道别。

    记者此时看到,缓步走出的李大宏的妻子李亚芬,以及一位哭红了双眼的女士。 

   后 果

   要收拾的“摊子”不止一处

   百万吨磷石膏将搬家

   约百万吨磷石膏被黑色的防渗膜覆盖着,如同一片黑色的海。“如果每天有5辆载重10吨的大车来搬运,也要好几个月。”澄江县环保局长张咏说,除了阳宗海恢复水质、相关企业等“摊子”要收拾,锦业公司的这堆废渣,也是一个大问题。

   百万吨磷石膏谋出路

   在已经停工近10个月的锦业公司,此前被爆“排毒”的雨水收集池已经被渣土填埋,红土下是一张厚约1厘米的防渗膜。

   在厂区外的一个堆场,是一望无际的“黑海”。踩着有些松软的磷石膏,知情人士不无忧虑地说,磷石膏是磷铵厂和磷酸氢钙厂在生产过程中排出的废渣。由于其中含有有机无机磷和氟化物而具有一定的毒性。

    张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磷石膏的鉴定结果上周五刚刚拿到,已经排除了危险固体废料的可能。目前考虑两种处理办法,要么作为水泥配料,要么是新选堆场。

    老企业要重办“出生证”

    在当地人的指引下,记者找到澄江团山磷化工厂,这家企业曾因被列为阳宗海事件“排污嫌疑”企业被勒令整改。“我们隔着10多公里,下面的宝龙水库都没被污染,我们有这个能力去污染阳宗海吗?”该厂办公室主任唐兴权刚从工地赶来。 他指着厂区中的循环池说,污染事件后,曾委托当地有关部门检测水质,结果表明排放是符合环保要求的。

   而生产高温油漆为主的澄江阳宗海化工有限公司现在麻烦更大。这个1996年就上马的企业如今要重新办“出生证”——立项。该厂一位工作人员说,就好比一个人长到10多岁后被告知要补办出生证。 

   影 响

   当地老倌锯断水管找水喝


   习惯了多年靠湖吃湖的村民,在阳宗海水污染事件后,过上了漫长的“修行”生活:没有鱼捕、没有泳游,没有湖里的水喝。阳宗镇谭葛营村村民李广英坐在门槛上发呆,搓着一双略显干涩的手,她说自家已经停水很长时间了。“老倌只好下去挑水喝,我们都七老八十的人了,哪里背得动。”

   李广英家和另外5户居民,因为房屋所处的地势稍高,所用的管网和其他村民不同。阳宗镇副镇长张春弢介绍说,去年以前,这6户人家的生活用水都是锦业公司分一股出来使用的,污染事件暴发后,政府很快为这6户人家重新架设了泵房,铺设了新的管网,让他们取用干净的水源。

   可是,李广英家似乎没有享受到多久新水源就断水了。看着山脚下自来水管里哗哗流出的清水,倔强的李家老倌干脆锯断了水管,“拿他没办法,他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水。”李广英说这话时,面部松弛的皮肤都在抖动。

   “倔老倌脾气大,上面水管被人偷了当然没水。”村民李金龙来插话。

   “为什么你们不反映?我们会来修啊。”在一旁略显尴尬的张春弢拿出电话,催促镇相关人员前来维修。

    记者了解到,阳宗海的水被污染后,当地2.6万人的生活用水一度也受到威胁。如今,在当地各级政府部门的迅速行动下,受影响较大的谭葛营村、海晏村等村,都喝上了附近水库的水,但几毛钱一吨的水价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贵了”。 

   镜 头

   村民还在用磷石膏做肥料


   在海晏村,乡镇道路硬化工程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为了截住该村每天排放不低于10吨的生活污水,一条排污沟渠也在施工当中。这个祖祖辈辈都靠打鱼种地的村落,如今开始尝试外出打工。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海晏村不少房前屋后都有磷石膏的堆肥,这种在该污染事件中也被专家认为会产生砷的东西依然是村民惯用的化肥。“这样的肥料对于村民唾手可得,效果也不错,要改变这样的习惯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张春弢说。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