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煤炭资源税率确定为5.5%

http://www.chem.hc360.com2015年03月03日09:19 来源:云南网T|T

    慧聪化工网讯:就在云南的产煤大县富源还没有迎来复工验收之际,却迎来了5.5%的煤炭资源税。一直以来,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号称中国资源改革“最难啃的骨头”。进入1月份,多省市相继公布煤炭资源税率,最高9%,最低2%,云南的税率最终定格在5.5%。

    昨日,有煤企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透露,这或将增加企业负担,而负责制定该税率的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却坦言,这将帮助企业减少税费支出。之所以会出现不统一,原因在于之前便已经停收的煤炭价格调节基金。

    要是撇开已经停收的价格调节基金,短期来看煤企的负担将会较之前有所加重,但从国家出台此项“清费立税”的出发点来看,只要真能堵住地方上的乱收费,煤企负担必将减轻。在“费未清、税负增”的现状下,行业低迷下的煤企正面临着剧烈的生存竞争。

    5.5%税率落地

    进入1月份以来,全国大多省市相继公布了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的税率,税率最高的为内蒙古的9%,最低的省市为2%。近日,云南省财政厅和云南省地方税务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印发云南省煤炭资源税改革宣传提纲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显示,云南省的煤炭资源税税率定格为5.5%。

    根据国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在2014年10月发布的《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要求,自2014年12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实施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同时清理相关收费基金,并将煤炭资源税税率幅度确定为2%~10%。

    据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透露,随后便依据上述通知要求,对煤炭企业进行了几轮摸底调查,测算了多个不同税率对于企业和地方财政的影响,适用税率尽可能符合云南省的资源规模、企业承受能力等实际情况。

    3月2日下午,富源一家煤矿企业负责人透露,云南最早的煤炭资源税税率曾定在8%以上,但在征求煤炭企业意见的时候,很多表示承受不了,于是便下调为5.5%。

    “从税率地位来看,基本是西高东低,跟当地煤价关系较大。”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关大利说,“云南地区地处西南,煤层条件一般,导致其生产成本较高,加上市场区域化比较明显,所以煤价相对较高,因此税率地位不高,避免对煤企造成太大负担。”

    煤企负担会加重么?

    眼下,作为云南产煤大县的富源还没有迎来复工验收,但却迎来了5.5%的煤炭资源税税率。富源一家煤矿企业负责人坦言,这样的税率将会给企业增加负担。

    根据《通知》,云南“纳税人2014年12月1日前开采或洗选的应税煤炭,在2014年12月1日后销售和自用的,按通知规定缴纳资源税;2014年12月1日前签订的销售应税煤炭的合同,在2014年12月1日后收讫销售款或者取得索取销售款凭据的,按通知规定缴纳资源税”。

    增加的税负会是多少呢,上述富源一家煤矿企负责人表示:“从2014年12月1日至今没有出售过煤炭,所以还没测算出来。”然而,富源另一家煤企的财务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数据:“税负较之前增加了十七八元。”

    这位财务人员所在的煤企,销售的主要是气肥煤,眼下的市场价为450元/吨。“按照之前从量定额计征的标准来看,每吨只应缴纳3元钱,而今这方面每吨的税负增加到了24.75元。”富源另一家煤企的财务说,“税率变成了5.5%后,1%的矿产资源补偿费被取消了,也就是每吨要缴纳的4.5元不用交了,综合算下来每吨多交的税负为17.25元。”

    补充说明,之前云南煤炭资源税是从量定额计征的范围为:焦煤每吨需缴纳的煤炭资源税为8-20元,其余的每吨维系在0.3-5元,具体数额由地方制定。在产煤大县,富源将除焦煤以外的煤炭资源税定格在3元/吨。

    对于给煤企加重负担,昨日本报记者联系的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却给予了否认:云南煤炭资源税由从量定额计征转变成5.5%后,除了自身税率变更而外,还意味着煤矿资源补偿费、煤矿价格调节基金等费被取消,而之前每吨煤矿的价格调节基金为23元。

    价格调节基金早已停收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早在2013年1月底公布的《云南省价格调节基金管理实施细则(暂行)》(以下简称细则)显示,云南将成立价格调节基金,用于调控重要商品价格、保持市场价格基本稳定。资金来源包括省级财政和向社会征收两个方面,省级财政每年将支出1亿元,同时将按一定标准向电力、煤炭、成品油通信等社会行业征收。

    其中,对省内煤炭生产企业在出厂环节销售的原煤按照每吨23元征收,对无原煤产量统计的洗精煤、焦炭等其他产品的生产企业,按照其产量折算为原煤征收,对购进的原煤凭购买发票予以抵扣;对电煤实行先征后返。

    就在此期间,煤矿行业迎来看挥之不去的低迷。据上述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基于这方面的原因,从2014年1月1日起,对煤企征收的价格调节基金便被取消。从云南煤炭行业的清费立税来看,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成了为煤企减负的垫脚石。

    对此,在本报记者问及上述云南省财政厅相关工作人员,其现在已经停收了,便不可与调整前后进行对比,其表示:要是没有遇到煤炭行业的低迷,这项收费还将继续存在,但经过此次清费立税之后,煤炭价格调节基金便不复存在了。

    煤企生存竞争加剧

    2014年煤炭价格依旧不改跌跌不休,以富源瘦煤价格为例,早在2014年年初的价格为600元/吨,但到了年底便降为400元/吨,几乎就是成本价。

    “在无价的情况下,市场端需求也不见起色。”上述富源另一家煤企财务坦言,可以说这个行业眼下几无利润可言,眼下大多煤企都抱着“熬过去”的心态来应对,因此为生存而展开的竞争进一步加剧。

    关大利指出,在煤炭资源税改为从价计征之后,煤炭资源税对煤炭终端销售成本的影响将明显增加。在“费未清、税负增”的现状下,煤炭资源税的征收将增加煤炭终端销售成本,制约煤企的价格竞争力。特别是对于煤质相仿、生产成本各异的煤企而言,税率的高低将直接影响其竞争力。

    关键

    真减负得堵住地方乱收费

    国家将煤炭资源税费改革作为近期财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财政部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这有利于理顺资源税费关系,堵住地方乱收费的口子,由于促进资源合理开采利用,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据上述富源一家煤企的财务介绍,在富源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是煤规费的一部分,之前的征收金额每吨为34.7元,直到2014年12月1日后每吨才降为14.7元,其下降的原因也是行业的低迷,而这眼下是独立于煤炭资源税之外的。

    这方面在《通知》中也有相应说明:“自2014年12月1日起,将煤炭矿产资源补偿费率降为零,停止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凡违反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审批管理规定,越权出台的收费基金项目要一律取消。”

    富源一位不愿意透露具体姓名的政府人士曾坦言:在这项改革推行的过程,像富源这样靠煤炭来保障经济运行的区域,在短期内不见得会马上就废除相应的煤炭政府性基金等收费项目。退一步想,就算是有强硬措施来叫停,但毕竟有财政工资要发、政府要搞建设等项目的支出。

    据关大利了解:“目前各地已经深入开展煤炭相关清费工作,但是进展并不顺利,不少项目虽说要取消,但是目前还在按旧时管理办法征收,不少地方仍在观望政策;对于煤企来说,除山西地区由于前期税费太多,所以感受较为明显外,其他地区煤企并无太多感触,这表明清费工作还需进一步深入,不然增收的部分税款很可能加重各地煤企的负担。”

责任编辑:许延志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微门户十佳品牌家具漆百强企业更多>>

慧聪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