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斯
德纳化学

燃料乙醇如何避免与人争粮:政府希望这次去陈粮库存

http://www.chem.hc360.com2017年10月09日15:18 来源:新浪财经T|T

    慧聪化工网讯:国家力推生物燃料乙醇是非常必要的。这其中既有财政上的紧迫性,去库存可以降低仓储成本,减少财政补贴,尤为重要的是时间上的紧迫性,粮食都是有保质期的,储存时间过长会造成粮食的陈化。政府这次是希望通过工业用粮来达到去库存的目的。

    这是一场“油箱”和“饭碗”间的冲突吗?也许答案并不那么简单。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等十五部委上月联合印发的《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明确回答了这一问题。

    看起来,“油箱”和“饭碗”可能存在冲突,但二者并非不可兼得。不容置疑的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是发展生物燃料乙醇产业的基础和前提,但《方案》在提到“适度发展粮食燃料乙醇,科学合理把握粮食燃料乙醇总量”的同时,还要求“着力处理超期超标粮食”。而这与2001年我国启动生物燃料乙醇试点旨在解决大量“陈化粮”问题的出发点是相似的。

    “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将基本实现车用乙醇汽油全覆盖;到2025年,力争纤维素乙醇实现规模化生产”,《方案》中明确的政策扶持信号,再加上距离并不远的时间节点要求,意味着短短三年内生物燃料乙醇的增量都要远超过2倍于当前的产量。行业将要快速壮大的预期无疑支撑了市场强大的信心。不过,对于准备大干快上、跑步进场的企业来说,有业内的声音还是建议应当慎重考虑,不能盲目。

    发展燃料乙醇的紧迫性

    发展燃料乙醇产业尽管有诸多好处,却不得不承认首要目的是解决当前库存中存在着大量陈化粮这一棘手难题。大量陈化粮的出现主要归因于持续八年的东北玉米临储收购政策。旨在保护农民利益的这一政策,其核心是国家以每年制定的玉米最低收购价敞开收购,这极大地刺激了农民种玉米的积极性,也有力地支撑了历史上罕见的粮食总产量“十二连增”。

    当然,这一政策人为地干预了市场,扭曲了价格。与此同时,也为国家财政和库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认识到这一政策的不可持续性之后,国家在2015年开始主动下调临储价格,次年将临时收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

    中粮期货副总经理焦健表示,国家力推生物燃料乙醇是非常必要的。这其中有财政上的紧迫性,去库存可以降低仓储成本,减少财政补贴,尤为重要的是时间上的紧迫性,粮食都是有保质期的,储存时间过长会造成粮食的陈化。政府这次是希望通过工业用粮来达到去库存的目的。

    国家能源局在其官方网站上解读《方案》称,为了应对政策性库存高企等问题,调节粮食供求,有效处置超期超标等粮食,中国参考国际经验,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消费。而据有关权威机构测算,我国每年产生的超期超标等粮食可支撑一定规模的生物燃料乙醇生产。

    业内人士分析称,用财政来补贴陈化粮显然是不合适的,而发展燃料乙醇则是为数不多的选项之一。当前,在玉米转化为燃料乙醇的效率方面,美国是最高的,生产1吨乙醇大概需要2.8吨玉米;而中国的玉米酒精二代技术成熟稳定,生产1吨乙醇大概需要3~3.3吨玉米。

    扩大生物燃料乙醇产业除了紧迫性之外,如果将其放置到宏观背景下,也有多重意义。比如,部分替代石油,减少非可再生能源的消耗,优化能源结构;减少有害物质的排放,解决秸秆等农林废弃物焚烧问题、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稳定农业生产,提高农产品(8.850,0.03,0.34%)深加工水平,推动农作物秸秆高值利用和高端转化,实现“农头工尾”,保障农民收入水平等。此外,发展燃料乙醇,可以减少原油进口,有助于减少外汇支出。长期来看,进口玉米补给燃料乙醇生产,也是改善中美贸易关系的有效工具。

    国家车用乙醇推广领导小组特约专家乔映宾表示,当前正是扩大燃料乙醇生产规模的最好时机。一是目前我国有巨量的玉米库存,为燃料乙醇提供了充足的原料,玉米价格的市场化,也有利于生产企业降低成本;二是国际原油价格有所回升,有利于提升燃料乙醇企业盈利能力;三是燃料乙醇进口税率已由5%提升至30%,有效地抑制了进口产品的冲击。这些因素都提高了燃料乙醇产业扩能的积极性。

    政策演变及“新政”

    从2001年起,为了解决大量“陈化粮”处理问题,政府启动生物燃料乙醇试点,批准建立了四家粮食燃料乙醇企业。至今,我国发展生物燃料乙醇产业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时间。不过,梳理其政策演变历程,会发现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形势的变化,政府对燃料乙醇的态度也逐渐发生了转变,从最初的试点(2001年),到立即暂停(2006年),直至适当扩大(2016年),乃至要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车用乙醇汽油全覆盖(2020年)。

    在启动部分试点之后,2003年底,中央政府又制定了五年补贴计划。到2006年12月,根据形势变化,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连续下发了《关于加强生物燃料乙醇项目建设管理促进产业健康发展》和《关于加强玉米加工项目建设管理的紧急通知》,立即暂停核准和备案玉米加工项目,并对在建和拟建项目进行全面清理。

    于是,在重新启动之前的十年间,我国生物燃料乙醇行业处于缓慢发展阶段。截至目前,全国已有6省(区)全境和5省的31个地市试点推广乙醇汽油,乙醇汽油消费量已占同期全国汽油消费总量的1/5。

    考虑到高库存所带来的财政压力,尤为重要的是相当规模的粮食陈化风险。为配合去库存,2016年12月,《关于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推动东北地区经济企稳向好若干重要举措的意见》中称,适当扩大东北地区燃料乙醇生产规模。

    今年,农业部和国家粮食局又多次发布新的去库存政策。1月,农业部和国家粮食局相继强调给予玉米深加工企业优惠政策,配合做好扩大燃料乙醇产量和使用区域工作,要深入研究探索消化玉米库存新门路,加大力度支持玉米加工转化。

    上海汇易玉米主任分析师张嫣分析称,到今年秋季之后,预计我国将有巨量的玉米降级为超期储存,燃料乙醇扩产速度必须加快。再加上,根据国家规划的未来三年期望产量快速提升1000万吨,使年消费玉米量达3500万吨~4000万吨水平,这是必然的结果。

    不过,对于准备大干快上、跑步进场的企业来说,业内有声音建议应当慎重考虑,不能盲目。艾格农业资深分析师马文峰称,在单一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化、宏观经济周期和燃料乙醇的产业政策这三种因素叠加的背景下,中国粮价及全球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全球粮食价格将会在两年内再创历史新高。

    他提到,当前北京重新推出燃料乙醇计划,玉米等能源作物将会出现较长时间的需求增长,在生产下滑之后的需求扩张势必会推动价格的上涨,美元的贬值必然加剧粮食价格的回升,玉米价格的回升首当其冲,而且会持续较长的时间。这会导致燃料乙醇生产成本大幅提高,在国际石油价格不能冲击新高的情况下,燃料乙醇企业难以出现较好的收益,一些企业可能会出现困境。

上一页123下一页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