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纳化学

纠结的现代煤化工 环保压力下积极转型

http://www.chem.hc360.com2018年01月30日09:46 来源:能源杂志T|T

    慧聪化工网讯:现代煤化工的产品种类繁多,多种技术路线并存,虽然其在技术和产业化方面都已有所突破,但仍面临技术、经济性、环保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下,未来何去何从?——煤化工企业颇为纠结。

    “发展煤化工要仔细盘算选择好产品,否则工艺将会成为负资产。”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在山西孝义召开的全国煤炭深加工及焦化产业绿色发展交流会上一针见血地表示。

    事实上,现代煤化工既包括煤制燃料(油和天然气)路线,也包括煤制烃(烯烃和芳烃)、醚(含氧化合物)路线,旨在弥补石油、天然气的不足。在更高附加值的材料方面,现代煤化工在乙二醇、高分子材料、精细化工材料方面也有许多突破。

    此外,低阶煤的分级分质利用成为煤化工在物理层面重要的发展形式。而相比煤制燃料,低阶煤分级分质利用投资少、成本低、环境压力小。

    近些年来,大型煤炭企业在现代煤化工示范项目上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不可否认现代煤化工仍然面临着技术、经济性、环保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对于已有的大型煤制燃料项目,如何盈利成为当务之急;而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煤制二甲醚等主要煤制化工品市场情况复杂,出现不同程度的同质化现象,存在过剩风险;低阶煤利用方面,虽然技术取得了很多的突破,但大规模产业化的项目仍然很少。

    现代煤化工的产品种类繁多,多种技术路线并存。在不确定的政策背景和复杂的市场环境下,如何投资获得收益,实现转型升级是煤炭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

    受追捧的石蜡

    “油价好的时候,可以生产到最终的柴油、汽油产品,但是现在内蒙古伊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伊泰”)煤制油很大一部分都是生产到中间的化学品——石蜡。”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一位熟悉伊泰煤化工的人士告诉记者,“伊泰在杭锦旗化工120万吨/年精细化学品项目,大概可以生产90万吨左右的费托合成蜡,成品蜡在70万吨左右。”

    伊泰拥有我国首个使用煤间接液化工艺的16万吨/年煤制油装置。资料显示,2016年该项目共计生产各类油品19.45万吨,其中柴油仅33.39吨,占比为0.02%,而正构液体石蜡、重质液体石蜡、正构稳定轻烃等精细化工产品产量占比大幅攀升。

    “主要的产品为费托产品,煤基合成蜡等十几种精细化工产品。煤制油的消费税太高,虽然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国家提出了减免消费税,但是现在尚未有结果,现在伊泰16万吨的示范项目都是生产的这些精细化工产品。”上述人士补充道。

    事实上,不仅是伊泰,包括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山西潞安”)、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兖矿集团”)在内的多家煤制油代表企业纷纷转向石蜡等精细化工产品。究其原因,还是由于煤制油的消费税高,油品经济性差,因此需要向吸收空间大、规模大、成本低的方向发展,替代一部分油品。

    有数据显示,汽油、石脑油、溶剂油和润滑油消费税单位税额为1.52元/升,柴油、航空煤油和燃料油的消费税单位税额为1.2元/升。煤制油项目生产每吨柴油的消费税在1411元左右,每吨石脑油的消费税在2105元左右,综合营业税金及附加费约为1746元/吨,仅消费税一项就占成本近30%。

    2017年经国家七部委研究,已同意给予煤制油示范项目消费税免征5年的优惠政策,但至今未见到正式批文。

    煤制油工艺分为直接液化和间接液化,现在投产的项目以间接液化为主,间接液化又分高温费托和低温费托,目前潞安、伊泰使用的基本都是低温费托。但是受技术所决定,低温费托仍以油品为主,即使生产蜡,其体量也不会太大。

    “因此如果想向精细化发展,还得做高温这块。高温费托事实上就是向精细化的方向发展,一方面是产品附加值高,另一方面可以避开高额的消费税。”中讯化工信息研究院分析师崔军告诉记者。

    山西潞安目前拥有2个煤制油项目,一个是山西潞安煤制油公司16万吨/年间接制油,另一个是山西潞安180万吨/年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示范项目。从16万吨/年项目到180万吨/年的项目,山西潞安利用高硫煤合成了全球第一种以煤为基础通过专有技术合成的特种润滑油基础油——IV高粘度润滑油基础油(PAO),此外还有应用相变蜡以及多规格煤基尼龙纤维等多种精细煤化工产品。

    在兖矿集团方面,按照其煤制油规划,第一步已建设了100万吨/年的煤间接液化工业示范装置,采用兖矿自有低温费托合成技术主要生产柴油、石脑油等产品。第二步是建设400万吨/年的大型间接液化项目,包括200万吨/年高温费托合成工业示范装置和200万吨/年低温费托合成工业化联产装置,煤液化能力达到500万吨/年。该项目将综合考虑烯烃和含氧化合物的下游加工利用情况,实现油品和化学品联产。第三步则以高温费托合成技术为主、同时采用高温和低温费托合成两种技术,使液体产品总能力达到1000万吨/年,全面考虑石脑油、烯烃和含氧化合物的下游加工利用方案,优化产品结构。

    然而对于煤制油品,长远来看,其真正的方向又在哪里呢?

    “一是降低成本,归根到底还是要靠自身的竞争力占领市场。二是高端化,仰仗其它产品不具备的特点,抢占高端市场。三是差异化,充分发挥自身产品的优势,进入差异化的市场。当然,相关的政策支持也是需要和必要的。”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煤化工事业部主任阮立军回复记者时表示。

    煤制气VS气荒

    作为煤制油的难兄难弟,煤制气的处境似乎更为尴尬。

    国内天然气一直存在缺口,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在“煤改气”的大背景下,天然气的缺口不断扩大。这是否会给煤制气发展以新的发展契机呢?

    “煤制天然气是非常规天然气的一部分,是我国天然气生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解决气源和气荒的一个有效方式,但由于目前成本与价格的倒挂,需要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的支持。同时从布局上统筹考虑就近市场,而不仅仅是就近资源。”阮立军分析认为。

    相比其他煤制气项目,大唐克旗煤制气曾是离缓解气荒最为接近的一个。气价方面,初期的结算价为2.75元/立方米,在正常满负荷运行时每立方米的利润也可达0.7~0.8元/立方米,但是经过两次下调后,现在的价格为1.82元/立方米,下调了约34%。

    同煤制油项目类似,受制于天然气价格调控以及煤价的持续高位,尽管天然气的发展空间很大,但是煤制气项目的成本仍然高昂,如何盈利仍然是一大难题。

上一页12下一页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