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纳化学

中美贸易战氧化铁行业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http://www.chem.hc360.com2018年09月20日14:45 来源:慧聪化工网作者:中国涂料工业协会氧化铁协会林治华T|T

    慧聪化工网讯:美国对产品的贸易打击,将会引发多米诺效应,加剧国内铁系颜料行业产销量下滑,促使行业带来下行拐点。

    2017年国内铁系颜料销量61.5万吨,销售收入37.0亿元,同比增长3.2%、-4.3%。而今年上半年销量30.5万吨,销售收入20.5亿元,同比增长﹣4.0%、3.4%,呈下降势头。

    同年上海一品颜料有限公司铁系颜料销量6.55万吨,销售收入4.7亿元,同比增长-9.0%、-3.24%。而今年上半年销量30.5万吨,销售收入20.5亿元,同比增长﹣4.0%、3.4%,同呈下降趋势。

    从今年二季度末开始,行业基本风云突变:国内基建投资增速回落,多个城市地铁停建,对颜料的下游链(建材、涂料橡胶、塑料及其他延伸产品)带来在打压,更由于美国商务部的反倾销反补贴立案调查影响,带来颜料的出口萎缩。

    特朗普,一通组合拳出手,近日竟然让美欧日零关税大市场呼之欲出,美欧日之间就贸易问题达成一致。此举让WTO彻底边缘化,世界经贸规则重新改写。一旦美欧日达成自贸协议,这对中国是极其不利的。在缺乏外力帮助的情况下,能不能打赢贸易战是影响未来十年百年全球经济格局的重大问题。

    目前美国新一轮2000亿美元对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25%的商品清单中,已涵盖了几乎所有的颜料品类。很有可能导致美国产业界停止进口,转而自已生产或转入其他国家,氧化铁产品约有可能转淡开始,由于出口冰封,还将连锁影到颜料下游链的其他产品。

中国氧化铁产品2018年/2017年1-6月来进入国际市场及美国市场的情况

中国氧化铁产品2018年/2017年1-6月来进入国际市场及美国市场的情况

上海一品颜料产品2018年/2017年1-6月来进入国际市场及美国市场的情况

上海一品颜料产品2018年/2017年1-6月来进入国际市场及美国市场的情况

    从上述二表中已看到中国氧化铁行业还是上海一品公司产品进入美国市场的出口量均巳呈下降的趋势。

    美国是中国氧化铁颜料出口一大国,约有8~10万吨/年,占总销量的30%以上,输美出口受阻,会致使国内产品销量影响下降。氧化铁生产企业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我国氧化铁在国际上具有主导地位,是生产大国,在产量还是品质方面具有竞争力,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他们从环保角度出发采取了限制或削减生产氧化铁产品,扩大进口量或把氧化铁生产企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生产基地,而作为氧化铁生产大国中国的价廉物美的氧化铁产品,正是成为他们首选的对象和产品。如不从中国进口而选择到其他国家寻找替代品,相对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在我国环保要求趋严的情况下,国内不少颜料生产企业被限产甚至是停产,市场供应有所减少,出口量也相对偏少,我国氧化铁的市场份额约占全球的三成以上。

    我国氧化铁在价格上还是种类品质上在全球范围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我国生产的原料不受国外控制,都是国产的,所以美对中还是中对美加征关税,对氧化铁行业是有一定的影响。贸易战的影响将是全方位的,会危及整个产业链条,压低产品价格,并将会造成关键原料的价格波动,迫使频繁的调整,成本也将抬升。美政府一意孤行抬高关税挑起贸易战,其影响很大程度上将转化为企业生产成本和普通老百姓消费成本的抬升,美国消费者生活也将受到影响。

    在市场不妙苗头显现的同时,行业的产能过剩还在加剧,目前国内产能已达70万吨/年,开工率在65%左右,而今还将新增产能15万吨/年,致使行业在2020年产能将达到85万吨/年左右,行业下行周期将会拖长,在取决于贸易战背景下,要看国内产业政策的调整,如果国内加大基建投资,那市场还可依旧无虞。

    生产型氧化铁企业的毛利率在18~22%之间。要扣除三项费用12%、营业税金及附加费0.3~0.5%之间,产品的利润率约在7~8%,最终产品的净利润率约在5~6%之间。

    氧化铁产品早在10年前就取消了出口退税,这十多年来已使中国氧化铁产品,已完全进入市场经济时代,没有政府给予任何经济贴补,给国内的氧化铁生产企业,留下了发展回稳的空间和时间,市场进入发展期。

    进入21世纪后,中国氧化铁颜料已发展成为产量大、品种多、产品档次齐全的世界氧化铁生产大国,更是消费大国。中国氧化铁消费总量约占全球消费量的50%以上,中国氧化铁年出口量占全球市场消费量的30%左右。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氧化铁虽归于精细化工类,但作为传统的无机彩色颜料,是低附加值产品。从技术生产上投入的资源、人力及管理等各项费用,不少于大宗化工产品的消耗水平。它被市场列为颜料中最廉价的产品,再加上现在的环保风暴、安全监管等各项费用的大量上升,所以在本身的利润总额就比其他化工产品低,最终影响到实际利润是很微薄的。对民营企业尤其是个体户企业还稍有一些潜力可挖,而对国有企业在各方的压力下,可挖的潜力空间有限。

    目前我国出口产品中美贸易战已始,加之人民币不断贬值、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和能源价格上涨等,企业在国际市场的议价能力低,将大大削弱我国氧化铁产品的国际竞争能力,出口企业要消化影响,与客户提出重新议价的要求。

    环保整治是国家宏观调控,贸易争端是国家级的斗争,我们坚决支持国家行动。环保压力和贸易争端,上下发威,目前看来不可避免地严峻挑战面前,行业如何生存?如何发展?我们盼望政府加大对本行业的支持,对出口企业的指导,加大对出口的扶持,只要应对到位、及时有效,我们认为中美贸易战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是可以应付的,希望执行优惠的税收政策。

    第一是减税,减税要马上减,世界银行对各国宏观总税负进行的一个分析,中国的宏观总税负68%,美国减税之前44%,美国减税之后39%到25%又降了14个点,所以如果44%再减14%,就是30%,我们比人家高一倍,宏观总税负这么贵高,我们的税制税收结构不调整,企业感觉不到你减税,只有总额,没有结构性调整也不行。

    ⑴、国外对消费者征税只有企业所得税,而我国是执行增值税和所得税政策。尽管我国从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从17%降至16%,降的微乎其微,企业几乎感觉不到。建议增值税标准税率从16%逐步下调至10%,同时设置优惠税率6%,实现三档变两档税率,为避免税率下调对财政收入产生较大冲击,可分两步走,先将增值税率下降为13%,后根据情况降为10%。

    但与国外相比,还是较高的。特别生产企业这几年加大环保投资,生产成本上升较高,产品竞争力下降,建议在特定时期、特定出口美国的产品,出口企业能享受较优惠税收政策,下降至10%。

    ⑵、企业所得税税率进一步下调税率至22%,研发支出的加计扣除增加至75%,高科技领域研发支出的加计扣除增加至100%。

    ⑶、目前一般外贸企业按销售额1.0%~1.2%左右的额度征税,一般年销售额在8000万企业,综合税收在80~100万左右,建议在特定时期在出口企业能享受较优惠税收政策;

    ⑷、降低社保缴费比率,建议养老保险从当前19%下调为10%,医疗保险从8%下调至5%

    ⑸、提高环保税、资源税等污染环境、消耗资源的税率,充分发挥保护环境和促进高质量发展的作用。

    ⑹、在可能的条件下亦可恢复对颜料产品的13%出口退税,减轻企业所承受的压力和困境。

    第二是清费,清理企业的税负,没有必要的费用一律取消,企业统计几百种费,到底是多少种谁也说不清楚。真改革就要一项一项进行清理,所有给企业加上的费用一律取消,如果必要的费用,应转化为税率总的计征,不要再收费了。

    第三是减负,减轻企业的负担,降低企业的成本。

    美国通过贸易战打压中国,虽然形势险恶,但还不至于给颜料行业带来灭顶之灾,业内企业可以通调整产品结构,转产其他品种来规避风险。眼下中国经济总体依然平稳。国内市场广阔、产业链和工业体系完整、城镇化进程加速、新经济持续发展等优势,为中国抵御外部风险,消化贸易摩擦可能带来的冲击提供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对贸易摩擦升级可能对就业、外贸乃至整个宏观经济造成的冲击,决策层已有充分准备。目前,他拿到的筹码似乎就是与墨西哥达成协议,再迫使加拿大接受条件,使新的北美自贸协定诞生。但是,从美加双方的进展看,这一愿望暂时落空,加拿大并未满足特朗普的要求而是“要为加拿大国家利益负责”。特朗普依旧在推特上表达了自己的愤怒。但是,愤怒归愤怒,各方都得为国家利益负责,为人民利益着想。与此同时,与欧盟、日本的谈判也并不像特朗普想象的那样顺利。

    美方在升级的道路上不断向前。当前,美方正在为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措施生效做最后的准备,已于9月18日起将落地。这是更大规模的贸易制裁措施。对美方而言,还是延续特朗普极限施压的思路。他仍然希望通过这种施压的举措迫使中国接受他的要求,达成协议,为中期选举争取筹码。

    对我国来说,既要跟踪美方与各方谈判的进展情况,同时也要清醒地理解特朗普的意图和动作,不要抱任何幻想,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一心一意地、周密地谋划应对措施,把影响降到最低。此外,要始终保持定力,目前美方的压力比我国更大,要应对不同方面贸易反击的挑战,尽管在局部讹诈成功,但不可能抵抗整个潮流。

    尽管中美贸易摩擦硝烟弥漫,但是我国也要坚持不放弃接触、谈判的安排。持久战的打法,拼智慧、拼耐力,同时也要不断借力,为结束摩擦创造有利时机。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大事能够为我所用,不过相信只要坚持住了,就能迎来柳暗花明的那一刻。

    中央明确提出,下半年要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在防范、化解外部风险上已经备好了一套‘组合拳”。而且,经过国际金融危机等一系列重大事件考验,中国已有丰富经验和能力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

    中美将贸易战局限在加征关税的范畴,即便双方对彼此所有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对贸易和GDP的影响也有限。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挑战可以转化为机遇,“我们对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李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