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峰会

天嘉宜化工公司员工称曾作假:环保部门不懂原理

http://www.chem.hc360.com2019年03月26日10:35 来源:闽南网T|T

    慧聪化工网讯:火灭了、烟散了,王商村的村民们发现,到了必须重新认识自己和身边这座化工园关系的时候了。有人说:“要么我们搬走,要么厂子搬走!”

    2019年3月21日,江苏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内,天嘉宜化工公司发生爆炸。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78人遇难。作为距离天嘉宜距离最近的村庄,王商村至少已有5人在事故中遇难,另有4人下落不明。

    十多年前,当化工园在农田上拔地而起后,王商村像颗“卫星”一样,再也无法摆脱这强大的引力。有人无法忍受空气中的异味,远走他乡;有人将改变命运的机会,寄托在林立的厂房中;也有人在帮助工厂“做假”环保检查后,内心挣扎。

    工厂和村子的关系若即若离,他们之间有过抵触,也有过依赖,直到一声巨响之后,都落了个遍体鳞伤。

    化工园里的村民

    王商村年纪稍长的人都还记得,村子西面那片土地以前的样子,种着水稻和小麦,一年两茬。直到十几年前,施工队开了进来,接着是成片的厂房拔地而起,一座硕大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出现在了这里。

    周围的小村庄像“卫星”一样,根本无法摆脱这个“庞然大物”的引力。距离化工园一公里的王商村也不例外,走在村里的主街上询问,几乎家家都有人在园区里工作。

    2019年3月21日早上七点多,30岁的高影星骑着电动车出了村子,一路向西,奔着一公里外天嘉宜化工公司的方向去了。高影星小学毕业后干过美发、销售,去年才托人进了天嘉宜的工厂化验室。

    不只是高影星自己,她的父亲几年前也进入了与天嘉宜一墙之隔的公司当电工,她的叔叔也在附近工厂上班。3月21日这天,他们三人都进入了响水生态化工园。

    响水生态化工园区于2002年6月6日经盐城市政府批准成立,初期冠名为“盐城市陈家港化学工业园区”,后更名为“陈家港化工集中区”,2010年2月22日正式更名为“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

    因为建厂子,王商村村民马阳家的地被征了,一亩补偿15600元。马阳一直在外面的施工队打工,他也曾参与过响水化工园的建设。马阳印象很深,当时园区里的工厂不愿意收本地员工,据他所知,是因为一旦出现安全事故,本地人的赔偿要比外地人高。

    但马阳还是渴望成为一名工人,不想继续那种四处漂在工地的生活,没了耕地,他也要寻找新的“安全感”。马阳努力结识园区里的人,最后通过一个班组长介绍,在2008年如愿进了工厂。按照协议,马阳要工作满三年才给上五险一金,但他能接受,觉得终于完成了从“农民工”到“工人”的身份转变。

    化工园带来的不只是机会,多位王商村村民表示,随着众多化工厂的建立,村子周边开始出现臭味,气压低的时候味道很难散去。一些工厂直接把污水排放到潮河里,村里自饮的地下水两年后就关闭了,村民都换成了县里的自来水。

    “害怕是害怕,就不喝生水了呗,谁也没闹过。”村里一位老人回忆,水源出现问题后,当地政府很快进行了检测。还有村民记得那时的宣传,“说建厂子可以促进经济,带动就业”。

    当地对于建设化工园的决心,仅从招商条件上就可见一斑。根据响水生态化工园网站上所显示的内容,进驻企业可以享受从税费、用地,再到服务,方方面面的优惠政策。因势利导下,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2007年4月在响水县登记成立,并正式在园区内建厂。

    逃亡与财富

    3月21日,下午两点多,包括高影星在内,天嘉宜公司实验室一共有5个女孩值班。她们主要的工作是测定产品的酸碱度是否达标,实验室里都有具体操作流程,有些还可以电脑自动生成报告,操作并不是很难。

    同事张慧准备去旁边的屋子写报告,高影星热心的提醒她,别忘了搬把椅子。

    高影星比张慧来天嘉宜公司更早些,两人平时不常在一个班次,只在交班时有机会见面。虽然接触不多,但张慧对这个皮肤白皙、有些微胖的女孩还是印象不错,她觉得高影星挺好相处,不拘小节,“可能是因为做销售出身,挺开朗的”。

    下午2点48分,王慧的报告还没开始动笔,耳边一声炸响,实验室瞬间尘烟四起,王慧什么都看不见了。爆炸的冲击波自化工园区向外蔓延,很快抵达了王商村,“哗啦”一声,整个村子像是散架了一样。

    王商村南北向的主路上,近年因为化工园的建立兴起了一条商业街,餐厅、超市和旅馆,样样俱全。冲击波过境后,商业街面目全非,卷帘门像被捏变形的A4纸一样,被冲击力推出四五米远,一些窗框自二楼震落下来,只剩下窗帘飘飘荡荡的挂在那里。商店内,满屋的商品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通通撒在了地上。

    30岁的朱鹏传也在园区里一家工厂上班,由于前一天是夜班,爆炸发生时,他正在家里休息。爆炸中,朱鹏传的手被划伤了,二楼还没完工的新房墙体也开裂了。他顾不得这些,径直奔向孩子的学校。恍惚间,朱鹏传好像又踏上了2011年的那次“逃亡”之旅。

    2011年2月10号,由于出现“化工厂发生泄漏,即将爆炸”的传言,响水上演了“万人大逃亡”的一幕。

    那一夜,朱鹏传也带着怀孕的妻子跑了出去,迎着雪天,一路往上风口跑。妻子被安排在朋友的手扶拖拉机里,朱鹏传骑着电动车开道,他们一路逃到了海边,才被警察拦下来,辟了谣。

    “万人大逃亡”事件之后,化工厂周边的村民不断要求远离工厂。最终,距离工厂500米内的民宅完成了拆迁,与工业区隔路相望的马阳家也在拆迁范围内。

    拆迁后,马阳拿到了七八十万的补偿款,他花30万在王商村5组买下了新房子,剩余部分付了首付,在响水县买下一套复式房子,准备将来给儿子结婚用。多位村民表示,村里一直流传着还将继续扩大拆迁范围的说法,一些村民为此加盖了房子,希望到时得到更多补偿,但直至爆炸发生前,也没有更准确的消息传出。

    2011年年底,朱鹏传也进了园区的化工厂上班,起初他有些抵触,尤其是那刺鼻的气味让他感到不安,“你不知道会给自己的身体带来什么影响”。他也担心安全的问题,怕那些装着叫不上名字的液体的罐子,会突然间炸掉。

    但为了多赚一份工资,朱鹏传忍了下来:“就好比你天天在库房搬炸  药,今天不炸,明天不炸,一年不炸,你就觉得真的不会炸了”。

    “作假”

    天嘉宜公司实验室里,王慧自己揉开眼睛,满手是血。她的双腿被压在大理石板下,用尽全身力气才挣脱出来。王慧的鞋掉了,光着脚继续往外跑,好像有腐蚀性的液体流到了地上,踩上去很疼。“感觉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