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在这里 ——记泸州北方纤维素公司总经理 正高级工程师吕玉山

http://www.chem.hc360.com2019年07月29日19:43 来源:泸州北方T|T

    慧聪化工网讯:他是重庆荣昌县一个农民的儿子,一个放牛娃,贫穷与落后伴随着他儿时的成长。穷则思变,他的心灵深处,燃烧着改变命运的强烈欲望。五年制小学、两年制初中、两年制高中,由于农村学校师资力量差,未开设英语课程等原因,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后经自学英语、补习,于1984年“挤入”当年4%狭窄的大学通道,梦想成真。

    他是荣隆乡黄坪大队“冒”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他从乡村小路走进合肥工业大学。“厚德、笃学、崇实、尚新”的精神文化滋润着他的心灵世界。在神奇的化学世界里,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在发生微妙的“化学反应”。

    他经历了泸化厂转型期的“阵痛”,在泸化厂经济低迷时,与他同年进厂的一些大中专生纷纷离厂时,他选择了“坚守”。“坚守阵地”,因为他有难以割舍的兵工情怀。

    他先后获得政府津贴,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技术带头人、“十五”民品发展先进个人,泸州市优秀青年、拨尖人才,泸州北方公司劳动模范(3次)、科技工作突出贡献(3次)等荣誉称号,获得了包括四川省科技进步奖、四川省优秀质量管理奖、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工艺创新奖(2项)、发明专利(5项)、实用新型专利(11项)在内的多种奖项和科技专利。

    他带领的科研团队,自主创新,攻克世界性难题,使企业产品跻身世界前列,成为国内纤维素醚领域的领军企业。2019年,他率领的企业被四川省科学技术厅、四川省财政厅、国家税务总局四川省税务局评定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他,就是泸州北方纤维素公司总经理、正高级工程师吕玉山。

    上篇:军工情怀坚守阵地

泸州北方

    七月荷花别样红。

    1988年7月,吕玉山大学毕业,分配到泸州化工厂(简称泸化厂)。在泸化厂,他分到烧碱指挥部当一名技术员。在读大学期间,他除了重视书本知识的学习外,有半年多的时间到安庆石化、铜陵化工、合肥化工、江淮化工、合肥氯碱等企业实习半年有余。到生产第一线实习,将理论知识与生产实践有机结合,为他后来进厂很快融入角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烧碱指挥部实习期间,由于生产线还在设计、建设阶段,经验丰富的指导老师、指挥长李贞华,先后安排他到重庆、成都、自贡、长寿及一分厂、中心理化室等化工单位实习8个月以上,让他开阔了眼界、增长了实践。

    吕玉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不仅具有中国农民独有的聪明才智,还传承了中国农民特有的实干精神、吃苦精神。他在干中学、学中干,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参与烧碱项目设计、工艺改造、设备调试等。

    上世纪80年代,泸化厂经受严峻考验。一方面,中国大裁军,泸化厂作为一家军工企业,“指令性”生产任务逐年下降。另一方面,大量知青返城进厂和转业军人进厂。用数学的语言来说,就是分子缩小,而分母扩大。工厂“吃不饱”,工人季节性待业,机器设备也季节性闲置。为了寻求生路,泸化厂欲在民品生产上有所突破,由于体制观念、经验不足、市场变化等诸多问题和矛盾的“叠加”,泸化厂债台高筑、內外交困。工人们的月工资要分两次发,工人怨声载道,工厂人心惶惶。泸化厂这个曾经令人羡慕与向往的军工企业,面临人才流失的危机。

    当年,与吕玉山分来的25个大学生(含专科),有20个先后离厂,另找门路。改革开放,年轻人有选择的机会和自由。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他们选择离去,另攀高枝,也无可厚非。

    吕玉山没有离厂,在他朴素的观念里,就像父亲不能因为庄稼歉收而离开土地;吕玉山没有离厂,人各有志,他有自己的价值取向。他说:我没有走,我在这里有“事”干。我干的与我学的专业对口,这里有我的用武之地。我能将所学的专业知识用于实践,实现人生的价值;吕玉山没有离厂,作为一个异乡人,他已经爱上了长沱两江汇合的泸州,他已经爱上高坝这片多情的土地,他已经爱上历史厚重、环境优美的泸化厂。

    吕玉山既然选择留下,就要干出一番事业。他长期浸濡于氯碱、甲烷氯化物、纤维素醚等多品类化工。经历了技术员、工段长、生产技术科科长、生产技术副厂长、厂长、主任、经理等全过程职业阶梯锤炼。

泸州北方

    1988.07-1996.03,氯碱分厂技术员、工段长、生产技术科科长,氯碱生产技术;

    1996.03-2004.11,氯碱分厂生产技术副厂长,氯碱生产技术;

    2004.11-2008.03,碱业公司常务副经理、经理,氯碱技术总负责人;

    2008.03-2008.12,研发中心主任、党支部书记,纤维素醚研发;

    2008.12-2013.12,北方大东公司经理,HEC研发、工艺技术总负责人;

    2013.12-2016.03,纤维素公司副经理,HEC研发、工艺技术总负责人;

    2016.03-至今,纤维素公司经理,HEC研发、工艺技术总负责人。

    吕玉山有何德何能,被委以重用?

    1996-2007年期间,吕玉山在泸化厂、在泸州北方氯碱分厂从事生产技术管理工作。作为项目技术负责人,吕玉山受命于危难之际,先后组织技术团队,实施了20000吨/年烧碱扩建工作,国产第一套3800吨/年甲醇法甲烷氯化物及10000吨/年甲醇法甲烷氯化物技改、扩建工作,有效解决并提升了各类疑难工艺,使甲烷氯化物工艺水平处于国产行业先进水平,由严重亏损转为赢利1000多万元。

泸州北方

    有人这样评价吕玉山:他是企业的“奇才”、“救火队员”,哪里需要“救火”,就派他到哪里救火,专门解决“凝难杂症”。作为化工企业的“救火队员”,不仅需要专业技能,更需要奉献精神,这就是吕玉山的存在价值。

    吕玉山在合肥工业大学所学专业是化学工程无机化工,在泸化厂、在泸州北方从事氯碱行业20年,享誉西南氯碱、甲烷氯化物业内。在羟乙基纤维素调试关键阶段,具有连续化工和复合型生产经验的他,再次临危受命,被泸州北方公司领导委以重任。

    从2008年12月开始,吕玉山作为羟乙基纤维素HEC项目研发、工艺技术总负责人。

    吕玉山从无机化工到有机化工、高分子,行业的大跨度,让他迎难而上,让他再次成为“救火队员”。“熊熊大火”,没有吓退他。他说:新的领域,对于我来说,是挑战,也是突破;让我再次成为“有事干的人”。在吕玉山的带领下,纤维素团队开拓创新再出发。

    中篇:自主创新攻坚克难

    兵工底蕴,精工制造民族纤维素;专业精神,竭诚服务世界涂料界。

    羟乙基纤维素可谓化工产品的“万金油”,又称为“工业味精”。用吕玉山的话来说,它主要有三大用途,即建筑涂料、日用化工、石油化工,关系着企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

    可是,多年以前,我国的羟乙基纤维素还处于低端领域,羟乙基纤维素市场一直被国外企业垄断和限制,国产羟乙基纤维素行业,无法和国外同行企业竞争。

    这种状况,对“想干事”的吕玉山来说,是一种刺激,也是一种挑战。

    2007年,羟乙基纤維素建成投产,但由于工艺设计及应用研发问题,没有办法实现连续生产。公司建成后,生产了几十吨“残次品”,无法连续生产,产品质量无法满足客户要求,年最大亏损5000万元以上。到后来,严重资不抵债,股东撤资,企业濒临破产。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莎士比亚)

    泸州北方作为有军工背景的高新技术企业,自成立以来,就选择了自主创新这条艰难跋涉之路。

    纤维素是由无数多个葡萄糖单元组成的长链结构,每个葡萄糖单元都有三个活性不一的羟基组成,如果想要纤维素具备相关溶解性,就需要相应的基团取代其羟基,这是一个“化工技术活”。

泸州北方

    吕玉山例举了羟乙基纤维素的生产技术难点,他说:乳胶漆中所用的羟乙基纤维素是用纤维素为原料、烧碱为催化剂,由环氧乙烷取代而成,纤维素本身不具有溶解性,如果取代反应不充分、不均匀,会造成产品本身的溶解性不好;要溶解性好,首要条件是高取代,但羟乙基纤维素是水溶性产品,高取代易溶涨,无法洗涤、分离、烘干、粉碎,高溶解性,羟乙基纤维素“世界难题之一”。更为困难的是,取代后的羟乙基基团自身含有一个羟基,这个羟基的反应活性更强,易发生侧链反应,可以这样说:“羟乙基纤维素分子结构决定了取代的不均匀性”;如果相邻两个葡萄单元同时没有被取代,则会成为细菌首要“侵占”的目标,产品水溶液粘度急速下降,这就是抗生物降解性,羟乙基纤维素“世界难题之二”。因此,高溶解、抗生物降解成为羟乙基纤维素产品的核心指标,也是羟乙基纤维素领域的世界性技术难题。

    在吕玉山团队看来,没有翻不过的山,也没有过不去的河。

    在2009年到2013年这五年时间里,吕玉山带着科研团队,废寝忘食、夜以继日,重新进行产品研发与应用研发,经过近上千次的实验与总结。吕玉山团队终于找到了问题在哪里,敢想敢干,彻底改变工艺路线及原材料,对原工艺设备大刀阔斧,原来的工艺设备拆除近三分之二。

    2014年,泸州北方投资3000多万元,对原工艺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经过2014-2015年的生产调试与产品再次应用研发、工艺创新,2016年羟乙基纤维素产品实现“革命性”的突破,具备良好的高溶解、抗生物降解性,经赫兹共振分析,两个相邻的葡萄糖单元同时没有被取代的可能性几乎降为零。这个成功,宣告泸州北方解决了羟乙基纤维素领域的世界性技术难题。

泸州北方

    羟乙基纤维素,作为泸州北方在涂料行业中的重点产品,在国内实现规糢化生产,并完全实现连续化、智能化、低碳环保、安全生产。依托军工技术和人才资源优势,加大科研基础能力建设,其产品生产工艺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产品核心制造工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历经多年改进,公司产品具备“三高一低”的特点,即高取代、高溶解、高纯度、低灰分,特别是在高溶解性、抗生物降解方面已达到进口产品先进水平。公司产品受到宣伟-威士伯、亚洲涂料、深圳展辰、北新建材等业界知名企业的认可。

    吕玉山有几分自豪地说:我们的产品,生产成本低、质量高、污染小,市场竞争力强。民族品牌崛起了,迫使那些高傲的进口产品低下头来,降价近40%。吕玉山说,不管国内客户使用我们的产品,还是没有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都为他带来了直接效益或间接效益。我们的崛起,也淘汰了国内不少产能、安全、环保落后的近10家HEC企业。从2016年至今,我们的产品,每年以40%的产销量递增,年利润递增1000万元以上,市场前景看好。

    不仅如此,目前,HEC产品质量处于国内行业先进水平,缩短了与世界HEC行业近30年的差距,提升了中国纤维素的民族品牌形象,改变了国内水性乳胶漆、日化等行业长期依赖进口国外高价高品质HEC的困境。

    在国内外市场稳步提升的态势下,凭借强大的产品优势,突破国际大型企业的垄断,让更多的国内外一线涂料品牌企业采用泸州北方的纤维素产品。

    社会责任的基础是市场经济责任,企业只有真正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社会责任的基石才能打牢。

    只有“卓越”的实力,才能有“辽阔”的未来。

    下篇:民族品牌享誉中外

泸州北方

    2017年度,中国涂料产业峰会暨慧聪网“华彩奖”在上海盛大开启。这是中国涂料原料影响力品牌颁奖的盛典,被誉为涂料行业“奥斯卡”的颁奖盛典。企业家们翘首以盼,登上荣耀舞台,领取璀璨的“华彩奖”。

    泸州北方“双五”牌纤维素凭借卓越的企业品质,荣获第十四届慧聪网“华彩奖”,成为中国涂料助剂溶剂影响力品牌。

泸州北方

    吕玉山代表泸州北方上台领取“华彩奖”。

    第十四届慧聪网“华彩奖”中国涂料原料品牌颁奖盛典,给予泸州北方的颁奖词:

    每一种产品都有自己独特的组成部分,助剂以用量少,功效大成为涂料行业的“明星产品”,承载涂料性能,传承并挑战新的应用领域,在环保要求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将更稳定,更高效,更环保。

    让我们向更稳定,更高效,更环保的涂料助剂供应商—泸州北方致敬!

    2018年12月,羊城广州已经弥漫着早春的气息。

    行业影响力的盛会——中国涂料产业峰会,行业负有盛名的展会——中国国际涂料展,在这里举办。众多涂料产业相关的企业汇聚广州,展现品牌魅力。让世界涂料看中国,中国涂料看优秀供应商,树立行业标杆,为下游涂料企业提供高质量的采购依据。

    泸州北方一直扎根于纤维素这一行业多年,无论环境怎么变化,无论前行的道路多么曲折,努力实现卓越的初心不变,迈向更高台阶的信念不变。作为国内纤维素领域的领军企业,产品跻身世界前列的高新技术企业,在广州收获颇丰,不仅喜获中国涂料产业峰会优质原材料供应商奖,而且在本次展会上受到国内外客户的关注,好评如潮。

    荣誉来自对品质的坚守,坚守来自自主创新的原动力。

    作为优质原材料供应商奖的获奖企业,纤维素公司的总经理,吕玉山做客慧聪化工网采访直播间,分享泸州北方纤维素的创新坚守。

    他很谦逊,他首先感谢同仁和客户的大力支持。他说:荣誉是实力有力的证明,而这份实力就是企业自身对于创新的坚持。我们泸州北方公司从事的纤维素,一直以来都被国外的大型企业所垄断,并对中国实行技术封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有走自主创新这条路。泸州北方纤维素公司,作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企业之一,积极践行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经过多年的研发积累,打破了国外对于纤维素行业的垄断,其优势产品羟乙基纤维素系列产品更是解决了羟乙基纤维素产品溶解性、抗生物降解性等方面的世界性难题,仅这两项就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优秀的产品应该登上优秀的舞台,中国国际涂料展是分享与交流的平台,也是展示品牌与品质的平台?

    他说:“我们珍惜涂料展宣传的机会,因为我们想让更多的客户朋友,了解泸州北方纤维素的优势产品,让国内外更多客户了解和使用它。尽管我们的产品目前供不应求,但是我们希望能够让客户看到泸州北方纤维素人对创新的坚守,对品质的严要求,让国内外用户始终坚信泸州北方纤维素的品牌价值,看到泸州北方纤维素一直在进步”。

    产能提升,如何让纤维素增量优质?

    他说:“品质是泸州北方纤维素的根本,必须紧密联系产业链的上下游,做到有效结合。对于产业链上游,从原材料的品质,原材料的采购,保持优质优价,保证产品品质;对于下游客户,坚持产品质量赢得用户信任,坚持以技术服务为导向,为客户解决具体相关的问题,以客户为中心达到持续改进的目的,争取为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他表示:品牌的价值和品质的保障,让泸州北方的纤维素产品目前供不应求。为了满足更多客户的需求,泸州北方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兴建羟乙基纤维素、乙基纤维素生产线,以缓解目前乙基纤维素、羟乙基纤维素产品供不应求的情况。

    他表示:泸州北方不仅在产能方面,在产品端也会有大动作。2019年我们会推出一系列新型的产品。研发一些新型的多功能的产品,客户可以根据我们的产品特点,按照正常的生产工艺就可以生产出高性能的产品。

    在谈到公司的产品突破传统产品的限制向更高的层次推进时,他表示:传统的纤维素醚,我们将逐步减少生产,转而生产附加值更高的产品。我们坚决摒弃传统落后的生产工艺产品,转向高附加值、绿色环保的产品,与世界先进的纤维素醚类产品看齐。

    “没有战略的企业就象一艘没有舵的船,只会在原地转圈。”(乔尔·罗斯)

    2018年,泸州北方重申“做强做大纤维素醚产品”的战略定位。

    吕玉山说: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我们一定要有世界眼光、战略思维。我们实施产品功能化发展,积极推进走出去战略。去年的国际涂料展,我们希望让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了解泸州北方纤维素产品。而目前,我们的产品已经远销多国,包括俄罗斯、东南亚、欧洲、非洲、南美、北美等地区。

    2018年,泸州北方纤维素,喜获丰收,在国内屡获殊荣。对此,他表示:我们不会沾沾自喜,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世界很大,必须让产品走出去,开拓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让世界了解中国自主品牌的魅力与创造力。只有目标、战略、定位更加精准,泸州北方纤维素才会有一个更加清晰更加美好的未来。

    2018年12月,泸州北方纤维素公司被四川省科学技术厅、四川省财政厅、国家税务总局四川省税务局评定为高新技术企业,这是对泸州北方纤维素公司的创新实力的再次肯定。

泸州北方

    什么是高新技术企业?

    据相关资料显示,成为高新技术企业需要企业拥有专利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拥有科技成果转化能力、具有研究开发的组织管理水平、具有成长性指标等多项硬性指标。因此,具有高新技术企业荣誉的企业,不仅标志企业本身是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的创新型经济实体,而且是具备持续研发、转化应用的成长型企业。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从这些硬性指标看,如同吕玉山带领他的团队,登上了企业界高大巍峨的泰山。

    吕玉山作为泸州北方纤维素团队的技术领军人物,他的作用再次证明:人才是创新的第一资源。

    吕玉山作为自主创新型人才,掌控着行业的核心技术,在核心技术就是财富的当下,一些民营企业老板欲高薪“挖”他,求他一见,面谈薪酬。他果断干脆地拒绝:一个都不见。

    为什么不见?

    吕玉山深情地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是国家的大学培养了我,是泸州北方公司成就了我,给了我施展才能的舞台。正是这个平台、这个团队,让我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如今,我和我的团队,依然“在路上”,我们要为中国的纤维素事业、为中国民族品牌,作出新的贡献。

    结束语

    心地能平稳安静,触处皆青山绿水。

    吕玉山不被“高薪”诱惑,不为金钱折腰。让我想到小说《瓦尔登湖》里的一句话:面对不断膨胀的物欲,我们需要的是一颗能静下来的心。多余的财富只能购买多余的东西。人的灵魂必需的东西,是不需要花钱购买的。

责任编辑:李翔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