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交战历史介绍

  • 20世纪90年代,美国曾三次对中国进行“特别301调查”,分别是1991年、1994年和1996年。
  • 2009年,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对中国产乘用车轮胎发起特保调查。随后,美国际贸易委员会以中国轮胎扰乱美国市场为由,建议美国在现行进口关税的基础上,对中国输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
  • 2011年10月3日,美国参议院不顾中方坚决反对,程序性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立项预案。此案以所谓“货币失衡”为借口,将汇率问题进一步升级,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严重违背世贸组织规则。
  • 2011年12月14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将对原产于美国的排气量在2.5升以上的进口小轿车和越野车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实施期限2年。
  • 2012年9月底,奥巴马签署了22年来第一个禁止外国投资的总统命令,否决三一重工的关联公司在美国的风电投资。
  • 2012年10月8日,美国众议院发布调查报告,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两家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系统设备领域。
  • 2012年10月10日,美国商务部终裁判定,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晶体硅光伏电池及组件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
  • 2012年10月13日,美国太阳能公司Solyndra向中国最大的三家光伏制造企业尚德、英利和天合提起“反垄断”诉讼。
  •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并分别征收最高税率达30%和50%的关税”。
  • 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中国的铸铁污水管道配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关税”。
  • 2018年3月9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发令,“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
  • 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对中国商品征收500亿美元关税,并实施投资限制”。
  • 2018年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其中计划对价值30亿美元的美国产水果、猪肉、葡萄酒、无缝钢管和另外100多种商品征收关税。
  • 2018年4月2日起,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加征关税。
  • 2018年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我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实施日期将视美国政府对我商品加征关税实施情况,由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另行公布。
  • 2018年4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这一做法严重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对化学品影响

  • 稀土

    中美贸易战中,稀土是中国一个强大的“秘密武器”,假如中国禁止对美国的稀土出口,将实现贸易战中的“一击致命”。

    查看详情
  • 纯苯

    目前国内纯苯供应占比来说,国产货仍占据80%的江山,但是随着下游新增消耗的持续增加,国内纯苯对外依存度也从10%附近大幅提升至20%以上。

    查看详情
  • HDI固化剂

    中国对美国原产HDI固化剂征收25%关税,影响的进口量在995吨左右,占国内HDI固化剂消费量的1.8%,因此对国内HDI固化剂行业影响有限。

    查看详情
  • 沥青

    相对于高端沥青市场,国内沥青生产企业仍受制于原料加工等方面制约,后期进口沥青市场份额仍难以缩窄。

    查看详情
  • 钛白粉

    贸易战将加速中国高端氯化法快速崛起。

    查看详情
  • 乙醇

    据市场消息人士称,新税率的施行将抹去通过进口美国乙醇而节省下来的成本,套利空间基本关闭。

    查看详情

交战双方观点

  • 美国ACC发声

    美国化学理事会(American Chemistry Council)称,中国列出的美国进口产品征税清单,对美国塑料和化工行业构成了威胁。

    “美国化学制造商认为,自由和公平贸易的原则应该适用于所有WTO成员,包括中国。然而,与我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进行贸易战并不是解决之道。我们强烈敦促美中两国政府在这种情况进一步升级之前,共同努力,达成一个令人满意的、互利的决定。”

  • 中国观点

    目前中国化工品全球化布局,正逐步减弱对美国出口的依赖。

    若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短期或将影响对美出口占比较多的行业,但由于万华、巨石等均在美国设立工厂,因此影响有限。通过中国化工企业多年的发展以及对抗贸易风险的经验积累,优秀的化工龙头已经全球化布局,同时在部分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及成本优势已经使其具备实力对抗可能发生的贸易摩擦。